國際縱橫

智能機械人拾海洋垃圾

塑料廢棄物對海洋、河流、港口,以至湖泊的污染已成為全球關注熱點。由香港初創企業Clearbot自主研發的智能機械人,能專門辨認和收集海洋塑料廢棄物。Clearbot早前獲選為香港貿易發展局“創業快線”2020優勝企業之一,並將到印尼展開試點測試,期望能面向全球,改善不同地區的水流污染問題。Clearbot創辦人Sidhant Gupta表示:“簡單地說,我們的機械人是透過設於船上的攝錄鏡頭辨認漂浮於水面的垃圾,並自動進行收集。此外,我們亦會協助用戶為機械人設定泊位及清潔範圍。”

 Clearbot的團隊已完成可處理更多海洋垃圾的機械船,目前正部署在香港應用。

 Clearbot的團隊已完成可處理更多海洋垃圾的機械船,目前正部署在香港應用。

冀降低定價走大眾化路線

Clearbot的初創團隊成員均來自香港大學,他們致力為海洋污染問題尋找解決出路,並從亞洲地區出發,集中研究當地不同區域所面對的相關難題。Gupta介紹說,機械人設置的浮動捕撈網配備了攝錄鏡頭、太陽能驅動器,並透過附設的電腦系統,把所有功能連接至互聯網。Clearbot是一個由AI人工智能驅動的組裝式機械人系統。能透過其人工智能系統去掃描所收集的漂浮物,並保留大量收集的垃圾,再為用戶提供相關數據,對下一步的分類更加容易。當完成垃圾收集後,機械人便會隨即駛回鄰近的碼頭卸下垃圾,在碼頭充電後即可再次重返海洋繼續工作。
 
Clearbot的意念最終覓得10多位同路人的認同,他們組成團隊,從清理下水道的概念開始,最終把其初創公司同樣取名為Clearbot。Gupta表示,他的目標是把Clearbot的定價降至1000美元以下水平,仍能維持產品的穩定性,“這樣做是為了確保所有受眾都能買到我們的產品,降低產品售價是我們其中一個主要目標,另一方面,我們亦正努力去提升產品的可靠和穩定性,並能在河流、湖泊、沿海地區和海洋等不同環境下大規模運行。”
組裝式機械人系統
疫下展優勢

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出行限制,也為Clearbot這類需要推廣硬件的初創企業帶來挑戰。Gupta表示,團隊曾遠赴印尼峇里島作試點測試,並原定於去年再到位於印尼東爪哇的泗水作演習,唯行程最終因疫情擱置了。他認為,疫情暴露了環球供應鏈的脆弱一面,所以更突顯了組裝式生產方法的重要性。Gupta透露:“我們在疫情下仍然可以把零部件運送給當地合作夥伴,我們又計劃提供網上指導和視頻教程,讓他們在我們的遙距協助下自行組裝產品,從而提升我們的產量。”他們已與印尼政府建立聯繫,正了解在雅加達試行運作的可能性。Gupta指出,多個機械人同時捕撈的方法具有許多優勢,過程可以提升產品的表現穩定性,更能適應於不同水流環境工作。
 
從環境保護的角度來看,當其中一個機械人停止運作時,系統將啟動其清潔功能,所以大規模捕撈更能令Clearbot克服在不同水流環境中遇到的潛在問題。他又說,Clearbot目前集中在香港及鄰近地區海域清理垃圾,除了與地產發展商合作,於石鼓洲收集垃圾,亦正與香港特區相關海事部門取得聯繫,正研究合作方案。“我們聚焦於香港和東南亞市場,最近我們承接了多個港口、碼頭、公共部門承辦商,以及由企業支持的社區項目。”縱使Clearbot 仍處於研發測試階段,但有望在短期內投入商用生產。
加強推廣產品活動

有了好的研發產品,如何向公眾推廣Clearbot 就成了Gupta與團隊的重點工作。為此,Clearbot早前參加由香港貿發局主辦的“創業快線”2020初創培育計劃,成為優勝初創之一。比賽後,該公司在貿發局的協助下與其他優勝企業一同參與一系列活動,建立更廣泛的商貿連繫,以開拓市場,尋找合作夥伴並提高品牌知名度。“我們獲勝後除了獲安排與業界精英交流會面,傳媒的報道也增加了我們的曝光率,加上一連串的網上活動,都為我們的團隊帶來難能可貴的學習和成長機會。”Gupta透露,他們已與比賽的策略夥伴尚乘集團建立聯繫,雙方正就潛在合作方案展開商討◆

段 鸞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