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縱橫

英國脫歐後艱難復甦經濟

對於終於與歐盟“分手”的英國而言,要想真正重新恢復元氣,需要的時間可能不會是一時半刻,在這期間,英國要面對的就是眾多的煩惱:在獲得了獨立的外貿政策,減輕了歐盟經費負擔的同時,英國也要經受貿易下滑、人員流動繁瑣乃至產業鏈受阻的考驗。“脫歐”之後,英國構建“全球化英國”的想法雖然宏大,但在實現之前, 如何跨越這些障礙,已然成了英國不得不填的考卷。

英國脫歐後造成一定的經濟損失。

英國脫歐後造成一定的經濟損失。

貿易或許是英國“脫歐”之後要直面的第一大難題。代表貨運公司的行業團體公路運輸協會表示,在英國“脫歐”後的過渡期結束之後,由於貿易中斷,1月英國對歐盟的出口下降了68%。不過這一資料並沒有得到英國政府的證實,後者強調,英國與歐盟達成了貿易安排協定,並於2020年底完成“脫歐”以來,邊境貿易的中斷微乎其微。

2020年平安夜,在經歷三任首相之手,拉鋸時間長達四年半之後,英國與歐盟終於有驚無險地敲定了一份貿易協定,彼時距離英國“脫歐”過渡期結束只剩下了7天。據瞭解,這份長達2000頁的協議所涵蓋的範圍空前廣闊,包含了能源、漁業、航空和民用核能合作等不同領域。協定將允許雙方在2020年12月31日之後進行免關稅和免配額的貨物貿易,但佔英國經濟80%的服務業的相關安排沒有包含在內。

“我們已經奪回了對我們的資金、邊境、法律、貿易和漁業水域的控制權。該協議對英國各地的家庭和企業來說都是一個夢幻般的消息。我們簽署了有史以來第一個零關稅和零配額的自由貿易協定。”彼時,英國首相約翰遜在社交媒體上如此說道。但當時,歐盟委員會的說明也提到,企業仍會因脫歐而付出不小代價。例如,出口商將面臨額外的邊境檢查和文書工作。

就連英國當初視為底線的漁業,也在“脫歐”後出現了問題。1月,一些漁業公司就曾鬧到了首相府,原因還是“脫歐”。由於手續繁瑣,通關延誤,不少貨物因此耽擱在了港口,一來新鮮度無法保證,二來成本也隨之增加,無法賣給主要利潤來源歐洲大陸,抗議由此而來。為此,不少做出口歐盟生意的英國中小企業已經關閉了公司,放棄經營了數十年的歐盟市場。

英國《衛報》還曾報導,英國正式“脫歐”後,蘇格蘭海鮮進入歐盟市場因衛生檢查、IT系統更新及海關文件問題而遭遇重重困難。如清關問題不能及時得到解決,年產值超過10億英鎊的蘇格蘭海鮮產業將陷入危機。《金融時報》也曾提到,英國政府建議加快為超市運送食品的卡車返回歐洲大陸重新裝載貨物的進程,以避免英國出現食品供應短缺問題。英國農業部曾發出文件指出,英國和歐盟之間物流“發生進一步阻斷的可能性仍很高”。

服務業也是遭受連累的行業之一。資料顯示,服務貿易佔英國2019年對歐盟出口的42%,金融服務和其他商業服務是英國對歐盟服務出口的重要類別。但隨著“脫歐”的落定,金融企業的外遷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此前英國央行行長貝利還提到,由於英國“脫歐”,大約有5000-7000個金融業工作崗位流向了歐盟。也是那時候,貝利提到,他支持財政監督機構預算責任辦公室的警告,即從長期來看,英國國內生產總值將比該國仍留在歐盟的情形低多達4%。

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分析稱,對英國來說,目前的一大重點就是要把歐盟的資源“繼承”下來,比如歐盟與哪個國家簽訂自貿協定,英國需要儘快“補簽”,畢竟自貿協定無法“掰開”。另外英國“脫歐”之後,一些金融機構的總部面臨搬離倫敦的境況,這也是英國需要面臨的挑戰,再有就是邊境問題如何妥善處理等都需應對。

這也解釋了英國的當務之急尋找新的夥伴“結盟”。今年2月1日,英國正式申請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預計相關談判將於今年春季開啟。值得注意的是,英國宣佈申請加入CPTPP的時候,也恰恰是英國“脫歐”滿一年的時候。因此這樣的表態也被視為英國“後脫歐時代”的一個重要方向。

申請加入CPTPP也證明了英國很想拓展自己的空間,畢竟英國“脫歐”之後需要尋找更多緊密型的貿易夥伴。但從短期來看,可能還不能彌補英國“脫歐”造成的損失。長期而言就要看CPTPP其他國家之間的經貿關係是否能發展成如同歐盟一般,因為英國要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其本身不是亞太地區的成員,加入這個圈子之後產業鏈和供應鏈的整合也不方便。相比起來,歐盟是就近整合,英國現在申請加入CPTPP更多是互補型且是單一的互補型關係,而不是產業鏈供應鏈的形式◆
歐盟欲創“大陸英語”

英語是世界通用語,也是許多國家的官方語言。據《俄羅斯報》近日報導,歐盟現在打算創建一種新式英語,這種英語被稱為“大陸英語”。據悉,歐盟以前使用的是英式英語。如今,英國已成功“脫歐”,但“脫歐”不僅對歐盟的外交、經濟貿易方面有所影響,如今就連語言使用也受到影響。

報導指出,英語是英國人的母語,而現在英國已不“屬於”歐盟,所以英語會發生什麼變化將由歐盟國家決定。馬可莫迪亞諾是瑞典耶夫勒學院的英語教授,他認為,歐洲大陸民眾的母語並不是英語,現在應該由歐盟決定“英語”的未來。因為歐洲人在使用英語交流時,使用的是簡化的英語,與英式英語不一樣。專家建議歐盟應該把這種英語定義為“大陸英語”,使它合法化,並帶頭傳播,讓“大陸英語”的標點符號、拼寫法、語法和辭彙得以固定下來。

阮 紅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