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縱橫

近10 年來美對俄制裁超 60 次

美國、歐盟這些西方國家向來與俄羅斯不和,時常因為一些莫須有的罪名對俄羅斯進行反對和制裁。3月初,因為俄反對派人士納瓦利內事件影響,歐盟要求俄國釋放納瓦利內,並決定對俄4名官員進行制裁。就在歐盟剛下決定後,美國也緊隨其後,在同一天宣佈,對俄7名官員和多家實體企業進行出口管制。

俄國民眾生活幾乎不受制裁影響。

俄國民眾生活幾乎不受制裁影響。

長期以來,美國將對外制裁作為重要的對外武器,動輒就對他國發動制裁。 俄羅斯是美國對外制裁的 最大受害者,俄羅斯外交  部副部長里亞布科夫曾表示,美國對俄羅斯制裁已達60次,涉及官員、銀行、 能源企業、個人等,制裁 手段包括凍結和沒收資產、禁止入境、切斷外部金融往來等。
制裁高級官員

制裁他國高官是美國最常用的制裁手段,主要包括吊銷10年簽、不予頒發簽證、凍結資產、切斷外部資金往來途徑等。此前,對卡扎菲也曾採取過此類制裁。2014年3月17日,美國宣佈對17名俄羅斯官員和4名克里米亞官員實施簽證禁令和資產凍結等措施。2018年1月,美國財政部公佈“克里姆林宮報告”,列出俄羅斯114名政界人士和96名商業人士名單,作為擬制裁對象。
制裁核心企業

制裁金融和軍工企業是美國發起對大國制裁的重要手段之一,對俄制裁中,銀行和軍工企業成為重災區。2014年7月17日美國對俄制裁升級,除資產凍結外,相關資金融資交易均被禁止,包括世界最大產油企業俄羅斯國家石油公司、俄最大私營銀行、俄羅斯天然氣工業銀行、俄最大獨立天然氣供應商諾瓦泰克公司、國有開發銀行、俄羅斯發展及對外經濟事務銀行以及烏克蘭境內自行宣佈獨立的“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等都被納入制裁對象。2017 年10月,美國務院宣佈將俄國防工業和情報機構的39個實體和個人列入制裁範圍,其中包括了俄主要的常規武器生產企業、航空製造公司和生產軍民兩用品的大型集團公司。2020年3月20日,美國將與俄羅斯領導關係密切的個人和一家為遭遇制裁人士提供服務的銀行被納入制裁名單。
切斷外部資金往來

除了精準打擊俄羅斯對內“金融造血”能力外,還切斷俄羅斯經濟的“外部輸血”能力。2014年9月12日美歐擴大制裁,美國把俄羅斯最大銀行--俄羅斯儲蓄銀行列入制裁名單,同時擴大對俄羅斯其他主要銀行的制裁範圍。歐盟禁止俄羅斯部分國有防務和能源企業在歐盟範圍內提供融資活動。2019年8月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對俄制裁新文件,禁止國際金融機構為俄羅斯國營企業提供資金,禁止美國銀行參加非盧布主權債券首次發行和對俄羅斯政府提供非盧布貸款。此外,美國還限制一系列商品對俄出口。新制裁於8月26日生效,有效期至少一年。
吊銷在美銷售執照

在貿易制裁的下游環節中,美國還細緻到讓制裁國的產品進不來。2014年4月28日,美國商務部還對俄羅斯13家公司增加限制,吊銷其銷售美國產品的執照。
簽證制裁

簽證制裁也是美國發動對外制裁最廉價和殺傷力較小的制裁方式。2014年4月28日美財政部和國務院均發聲明稱,對7名俄高級官員實施資產凍結並拒發簽證,並凍結17家俄羅斯公司在美資產。2019年9月24日,美國沒有給出席聯合國大會的部分俄羅斯外交官頒發簽證。
沒收外交官財產,驅逐外交官

在對外交人員的制裁中,除了驅逐外,還包括沒收各類在美財產,例如,房產。2016年12月,奧巴馬政府下令,收回兩名俄羅斯外交官的住宅大院,並驅逐35名俄羅斯外交官。
制裁海外企業和項目

美國不僅切斷制裁國與美國的聯繫,甚至還要全球“長臂管轄”。2020年2月18日,美國政府宣佈收緊對委內瑞拉的金融限制,並將俄羅斯國家石油巨頭俄羅斯石油的子公司RosneftTradingSA列入黑名單,特朗普政府稱這家公司為馬杜羅政府提供經濟來源。2020年7月,美國眾議院批准了《國防授權法》(NDAA)的修正案,規定對參與建造“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的公司實施新的制裁。
限制技術出口

技術封鎖也是美國對外制裁的常用手段,常常用於敵對國家。2014年4月28日,美商務部和國務院還宣佈將嚴格控制,取消任何有可能強化俄羅斯軍力的高科技產品的出口許可,包括已經批准的出口許可。
叫停合作

制裁期間,美國與制裁國的合作也面臨被叫停的危險。2020年7月1日,美國參議員鮑勃·梅嫩德斯提交了國防預算修正案,要求就“俄與塔利班勾結”針對俄羅斯總統普京和俄羅斯政府實施制裁。制裁措施包括凍結資產、禁止入境美國、叫停國防和情報領域的合作。
關閉領事館

最後,隨著制裁升級,美國還會關閉在美領事館。2017年9月1日,美國強迫俄羅斯在48小時內關閉駐三藩市領事館,事後還以破壞空氣質量為由,向俄羅斯開出環保罰單。
總之,自2014年以來,制裁已經成為俄美關係發展的常態化,美國對俄羅斯的制裁不僅是全方面,也是多領域的,確實對俄羅斯的經濟造成了不利影響,並且試圖推動世界與俄羅斯脫鉤。但是,儘管制裁不斷加碼,俄羅斯也在美國的夾縫中不斷拓寬發展空間,保持了國家的獨立和尊嚴◆

海 明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