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縱橫

養蟲食廚餘突圍 憑環保系統走出去

全球人口持續膨脹,對糧食需求日增,廚餘量增長速度也相應加快。香港初創企業蟲兄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透過飼養黑水虻,利用這種昆蟲的特質進食廚餘,其含豐富蛋白質的蟲身可製成魚糧,蟲糞可作農業肥料,形成綠色循環經濟,不會導致二次污染。

不少昆蟲含豐富的蛋白質,可作魚糧,營養回到自然環境,形成綠色循環經濟。

不少昆蟲含豐富的蛋白質,可作魚糧,營養回到自然環境,形成綠色循環經濟。

當地廚餘處理量有限
二次污染處理成本高

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預測,至2050年人類的糧食需求將較2009年大升七成,同時人們對蛋白質的需求亦會愈來愈高,特別是肉類和魚類。報告中的蛋白質和糧食議題,啟發了蟲兄弟兩位創辦人曹渭仁和余廣滔的創業念頭。10多年前,曹渭仁和余廣滔相識於酒店管理碩士課程,可謂與綠色產業風馬牛不相及,為甚麼二人會創辦蟲兄弟?原來創業多年的余廣滔由在理工大學求學年代開始,便有興趣創立社會責任企業,有見全世界的廚餘和糧食問題嚴峻,便研究開始這門生意。
 
曹渭仁退休後則成為一位有機農夫多年,亦有管理魚場,所以起初以為計劃涉及魚糧會有安全性問題而有點抗拒。經深入瞭解後,他才知道計劃是一種天然安全的可持續環保系統,能促進綠色循環經濟,二人一拍即合,於2019年6月成立蟲兄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目前香港每天的廚餘量達3600噸,包括家居、工商業(食品製造廠、飛機餐、酒店、超級市場、學校飯堂等)。然而,香港目前唯一一所廚餘廠,位於北大嶼山小蠔灣,每天廚餘處理量為200噸。曹渭仁形容此情況為“杯水車薪”,大部分沒法被處理的廚餘最後歸途也是堆填區。加上香港暫時仍未有推行廢物徵費計劃,曹渭仁指這正是香港的困境,廚餘製造者在沒有成本情況下,可如棄置垃圾般處理大量廚餘,相信源頭廚餘量只會愈來愈多。
 
除了處理量落後於廚餘量,難以解決香港廚餘問題外,曹渭仁更指出另一個問題,目前小蠔灣廚餘廠所使用的厭氧分解技術,會產生大量的污水以及沼渣需要進一步處理。厭氧分解的原理是以細菌消化廚餘,在過程中會產生沼氣,繼而推動渦輪機發電。曹渭仁補充:“這個過程會產生大量有機廢棄物 - 沼渣,但基本上大部分營養已被細菌吸收,營養含量甚低,堆肥後只能作為土壤改良劑,而且香港農業生產量不高,所以沼渣的出路有限。此外,厭氧分解的過程中亦要加入水分進行發酵,亦要花費成本處理污水問題。”
以昆蟲黑水虻進食廚餘

蟲兄弟所採用的概念,是還原基本步,回到大自然的生態系統,以黑水虻進食廚餘。黑水虻的學名是亮斑扁角水虻(Black Soldier Fly),壽命只有約35天,成蟲後約10天便會死亡。黑水虻幼蟲可24小時不斷進食禽畜糞便和廚餘,在全球南北緯40度的地區也找到黑水虻的蹤影。
 
但大量黑水虻的出現,會否導致生態失衡災難?曹渭仁指:“黑水虻成蟲沒有嘴巴,不能進食只能喝水,交配後自然死亡。而且黑水虻不喜在人類居住地方出現,也沒有發現會攜帶對人類有威脅的疾病。對生態無害。雖然黑水虻在自然界 會進食糞便,但其體內有天然抗菌肽物 質可以殺死大腸桿菌,所以並不會受到 感染。”

廚餘營養經循環回到自然生態
處理一噸廚餘,大約需要150克黑水虻蟲蛋,由蟲蛋變成幼蟲大約需要5天。在第6天至第15天,蟲兄弟的系統會對廚餘或禽畜糞進行預處理形成糊狀,每天通過自動化系統控制定時定量的模式餵飼黑水虻幼蟲。到了第16天,黑水虻幼蟲成長至要求的規格便會收穫處理,不會繼續發育成為成蟲。
 
值得留意的是,這個廚餘消化過程與厭氧分解最大的分別是不會產生大量二次污染物質。曹渭仁說:“整個過程只有幼蟲和蟲糞需要處理。幼蟲身體有30%至45%蛋白質,可製為含豐富蛋白質用以替代部份的魚粉,作為動物飼料原材料之一的魚糧,回到整個農業生產的自然循。”至於蟲糞則可製成農業有機肥料,同樣地,養份亦回到生態系統,減少使用化學肥料,助耕作可持續地發展;黑水虻幼蟲提取出的油脂,也可製成飼料以及化工行業的原材料。
自動化系統保持穩定性

這個黑水虻廚餘循環理念,在世界上並不是新鮮事,亦非專利技術。數年前瑞士政府教導國內農民飼養和使用黑水虻,其後瑞士政府亦有教導印尼國民以黑水虻處理廚餘。但余廣滔指出,黑水虻始終是大自然昆蟲而不是機器,有機會生病死亡、不健康而影響消化廚餘能力等。因此,當要大量處理廚餘時,余廣滔認為需要工業級的方法才有效,蟲兄弟的領先優勢在於擁有一套工業級的自動化生產系統,同時結合成熟的生物技術,能夠達到大規模處理以及穩定運行。
 
“第一是生物技術,目前蟲兄弟團隊中的教授在不斷研究改良黑水虻的品種以及飼養方法。第二是工業級的自動化系統,目前該系統已經實現全環境控制以及模組化,能夠組裝在40尺的貨櫃箱內,在項目現場快速組裝運行,節省地方。而且餵飼時間、份量經電腦控制,以維持高穩定性。目前已經在國內運行超過一年,每天能夠處理100噸的雞糞。”余廣滔又指,公司的系統也可以與現有的厭氧系統結合,形成互相促進的共生系統,提高厭氧系統的處理能力以及減少產生污水及沼渣,提升項目整體的投資回報率以及環境效益。
貿發局助初創企業“走出去”

兩位創辦人在香港成立公司,初心是希望解決香港廚餘問題,但針對香港的情況,余廣滔認為難度在於收集廚餘,要改善香港的廚餘問題,除了源頭減廢,還有廢物徵費、回收措施等政策大環境配合,方能成事。蟲兄弟在香港貿發局《創業快線2020》比賽勝出後,已獲安排與香港投資者,以及相關政府部門,環保企業等會面交流合作機會。
 
另外,香港貿發局的內地和海外機構,亦有為蟲兄弟聯繫東南亞以及內地相關的政府部門、環保企業以及潛在投資者。余廣滔指,香港貿發局有助他們“走出去”,會繼續累積經驗和多做研究發展,期望日後可與香港以外的企業促成合作◆

嘉 聰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