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特朗普連番特赦背後的疑雲

綜合報導,美國總統特朗普連續兩日頒佈特赦令,共赦免40餘人,但大部分都與其有利益關係。12月23日,特朗普頒佈了26項特赦令。此前一天,特朗普赦免了15人,並對另外5人完全或部分減刑。兩天的特赦名單頗具爭議,有人質疑特朗普濫用職權,認為他的赦免已經違背了美國先賢設立總統赦免權的初衷;但也有人認為,相比前任們的特赦案例,特朗普這樣做雖有不妥,但也完全屬於他的職權範疇。

特朗普特赦馬納福特、斯通及查理斯(左起)。(圖源:互聯網)

特朗普特赦馬納福特、斯通及查理斯(左起)。(圖源:互聯網)

特朗普赦免的人主要是在“通俄門”中認罪的親信、黨派盟友及自己的家人,包括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弗林、前競選助理兼外交顧問帕帕佐普洛斯和律師范德茲維安。12月23日,他又赦免了前競選經理馬納福特和前競造顧問羅杰‧斯通。這些人都在接受“通俄門”調查時向聯邦調查局(FBI)作了虛假陳述。不過,對這3人的赦免更加增加了外界對於特朗普通俄的懷疑。

帕帕佐普洛斯曾經在4年前特朗普競選時與一位俄羅斯官員秘密接觸,並在2017年接受調查時向聯邦調查局提供虛假口供。當時特朗普迅速與他劃清界限,發推文稱不認識這位叫“喬治”的年輕的、低級別的志願者,且說他是騙子。白宮也發表聲明,稱帕帕佐普洛斯只是一位志願者,沒有加入到競選團隊中,團隊也不為他發工資。

范德茲維安的岳父為俄羅斯富豪,在“通俄門”調查中同意配合特別檢察官米勒團隊的調查;馬納福特是“通俄”調查當中獲刑最重的人。2018年8月,他因銀行欺詐和稅收被定罪,去年3月又因檢察官米勒指控的一項罪名而獲刑43個月。從弗林,到本次3位“通俄門”的密友,特朗普顯示出了赦免更多“通俄們”密友的趨勢。接下來他可能會前競選顧問赦免蓋茨,而此舉也是為自己徹底擺脫“通俄門”鋪路,以免自己下台後接受調查。

23日,特朗普還赦免了女婿庫什納的父親查爾斯。接下來,他也可能會赦免更多家人,以免他們日後遭到逃稅調查。另外,在22日的15人名單中,有兩位前國會議員,且均為共和黨籍,分別是來自加州的亨特和來自紐約的科林斯。

特朗普的赦免令還有另外一個特點:人數為過去一個世紀以來最少。歷屆總統赦免人數各異,但老布什(George H.W. Bush)最多,頒佈了74次赦免令和3次減刑令。不過,和特朗普相比,前任們主要赦免因毒品、金融詐騙、走私、貪污公款而犯罪的人。他們因表現良好而得到寬大處理,但是特朗普的赦免大部分是跟自己有利益關係的人。

在美國憲法和《聯邦黨人文集》中都提到,“總統有權減緩和赦免觸犯合眾國之犯罪,唯彈劾案不在此列。”憲法賦予總統如此之大的赦免權,是為了弘揚慈悲,為一個人的總統之路劃上完美的句號。

《紐約時報》12月23日發表評論文章稱,特朗普利用法律來保護自己及自己的盟友,這種濫用職權的行為違背了先賢們賦予總統赦免權的初衷。而拜登上台後有機會對赦免程序進行改革,例如成立一個寬大處理委員會,並配備刑事司法領域的專家,以免總統做出錯誤決定。

特朗普之前規避調查的最好方式就是贏得連任。但今年大選敗選和推翻選舉結果無果後,特朗普便訴諸特赦令為自己親信洗白。他特赦的人越多、越和自己利益有關,就越能突顯他離任後被調查的憂慮◆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