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璀璨

竹英:「維克多‧武是我的啟蒙老師」

竹英:「維克多‧武是我的啟蒙老師」

記者(●):再次參演導演維克多‧武的新片《守護天使》,您準備了什麼?
演員竹英(▲):起初,我只是來試鏡以吸取經驗而已,不曾想過自己會被選中的。當閱讀劇本時,我相當緊張,因為與《碧眼》中的何蘭角色相比,新片的梅莉一角對我的演技來說是一種挑戰。該人物的心理變化非常明顯:起初她只是一個天真的女生,後來因貪圖名利而盲目迷上了古曼童娃娃(嬰靈)。第一次參演驚悚片,我希望這個角色是我事業上的一個突破點。

拍攝《碧眼》時,我幾乎不用準備太多,因為外形原本就符合這個人物。但在《守護天使》,為了達到模特的標準身材,我必須減肥。我參考了很多同類型的亞洲影片以提高演技,其中令我最深刻的是韓國驚悚片《聲名線索》(The Call)。為了拍好跳舞和彈夏威夷四弦琴的鏡頭,我花了很多時間來練習舞蹈。雖然在片中我只是假唱,但也要學習拿麥克風和在錄音室錄歌。
竹英:「維克多‧武是我的啟蒙老師」 ảnh 1 導演維克多‧武在片場上指導竹英。

●回看的時候,您覺得哪部分做得不好?
▲最難忘的可能是梅莉與阿慶(塞繆爾‧安飾演)上床的場景。說實話,我從未演過床戲,所以讀劇本時,我既興奮又緊張。我想嘗試自己的演技,但仍擔心不知床戲是怎麼拍攝的。我向導演維克多‧武傾訴,他笑著鼓勵我,叫我放心,因為他不會拍攝太暴露的。但到了片場時,因為有太多攝影機,我有點尷尬。儘管導演限制了在場人數,而且我的搭檔塞繆爾‧安非常體貼,但我依然感到不知所措,所以花了3個多小時才能拍完。在最後一次,導演表示滿意了,但我仍覺得有點遺憾,因為自己仍未竭盡全力。我怪責自己不能越過心理障礙。如果可以重拍,我會演得更好。

●曾經被批評演技太差,您如何吸取經驗?

▲在《碧眼》中,有的戲份我滿意,但整體來看,我的演技還是有待提高的。我明白第一次演出可以得到體諒,但到了第二部戲將會受到嚴厲的評價。在每一場戲,我都跟維克多‧武詳細討論。我注意每一個細節,例如:口音、臉上的表情、肢體動作等是否合理。我參加開拍前的會議,以聽取導演有關台詞、演技的意見。

當演得不好,我不怕被導演罵,只會難過讓導演失望了。說實話,我很感激導演維克多‧武,他不僅是我的前輩,還是我在演戲上的啟蒙老師。

●第一次拍攝18+的場景,您承受哪些壓力?
▲有一場戲我要持刀割斷一隻麻雀的脖子以進行古曼童娃娃賜福的儀式。當時角色的精神狂亂,為了報仇,她不顧一切以達到目的。殺害麻雀的戲是假的,但握著小動物在手中,還體現出惡毒的心理使我感到十分壓力,我怕傷害了那隻小鳥。拍完後,我馬上放生,鬆了一口氣如同剛放下了大石般。

● 家人對您的新角色有何看法?
▲我媽媽支持我參加這部電影。她在片場上陪伴了我兩個月。拍攝床戲時,她也在屏幕後觀察。看到我尷尬,她鼓勵我:“沒什麼可怕的。你看阿安那麼專業,你要努力不浪費大家的時間。”媽媽總是提醒我做事要認真,對自己的演藝職業有責任。

●您未來的計劃是什麼?
▲我仍以學業為先,因為目前還正在格林威治大學進修傳播管理專業。安排演戲和上課的時間相當困難。所幸的是,我獲老師們提供條件,只要按期提交功課。對於演出,我不會挑剔的,最重要的是這個角色適合與否。參演愛情和驚悚類型片之後,我想嘗試演喜劇◆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