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物流領域快速趕上數字化時代

根據越南物流服務企業協會(VLA)的初步統計,我國各家運輸企業的競爭力低於外資企業。此外,國內企業只可向合作夥伴提供各項基本服務,並扮演承包商角色。因此,我國物流活動須快速適應和達到數字化要求。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傳統與現代經營模式結合
越南電子商務協會(VECOM)副主席阮玉勇表示,目前,創造順利條件、限制在倉庫存放商品、保密客人信息等措施十分重要。長久以來,我國各家運輸公司只進行各個零散交易。各大品牌與電子交易平台每日承接20萬份訂單,各家企業常有應對措施,如劃分商品、數據庫貼著商品條碼以分數。若干公司以大數據分類並將客人最佳化,之後從供應商將商品運到仲介庫。

各家企業透露,在我國交貨很困難,而在外國很簡單。一家外國電子商務企業想與越南公司合作以提供配套服務,但事與願違,因為未有達標的企業。但無論如何,現在的運輸活動日趨專業化,不但建設數據庫,而且還有應對臉書關閉(黑客不擇手段隨時破壞企業的帳號)的預備渠道。阮玉勇副主席說:“進行數字化轉型不是放棄傳統經營模式,連亞馬遜電子商務企業在開展網購模式的同時,也有直接售貨的商店,致力輔助消費者。”

越南國際仲裁中心仲裁員、律師吳克禮認為,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問題是,企業忽視法律學專家所提出有關物流的諮詢。實際上,許多企業認為其經營活動發展,不須數字化轉型,故一直猶豫不決,而不想執行規定。因此,有的糾紛來自小問題,甚至是各小誤會。

減少費用和風險
據越南物流服務企業協會最近公佈的初步信息顯示,我國的運輸服務費超出泰國、日本、中國等國家。例如:越南物流費佔國內生產總值的18%,而在各個發達國家僅是9%至14%,導致我國的物流領域的活動效果不高。吳克禮律師說,若干跨國的大物流企業進行數字化轉型比例較高,但各家中小企業還放緩。主要理由是財政薄弱,企業使用個別的軟件,難以同步、有效地與其他各個專用軟件連線,隨時發生供應服務間斷的 現象。

阮玉勇副主席分析,在進行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物流企業須與供應鏈的不少合作夥伴連結,旨在向客人提供最佳服務。然而,物流領域受不同單位的影響,絕不可能自行活動,而要與海關、輪船公司、其他服務企業對接。值得一提的是,吳克禮律師表示,在數字化轉型的路線圖中,特別是各家企業接近歐盟市場以享有《越南-歐盟自由貿易協定》(EVFTA)給物流領域帶來的優惠政策,各家企業領導要瞭解自己的願望、技術將使未來期間的企業有什麼轉變。從而,革新領導思維,發展能幹、適應快的人事,同時減少若干風險。例如:將電子取代文本簽署時,客人與服務供應商之間的風險;對交貨與收貨單提高警惕(注意提單、交貨單等物權憑證)◆

詩紅-芳英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