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意見

裁縫匠為貧困少兒開學習班

詩老師是家住第四郡第一街區黎文靈街83巷中生活的居民,是對裁縫匠陳氏紅詩的暱稱。因為在過去整整的6年中,她一直在努力為沒有條件上學的貧困少兒掃除文盲。

陳氏紅詩老師與自己的學生。

陳氏紅詩老師與自己的學生。

下午5時許,第四郡黎文靈街臨時市集旁邊小巷裡的一間小房子發出了5至6個孩子學習拼音、拼出單詞的讀書聲。他們雖然是衣衫襤褸,但一本正經地在一張小折桌邊練字。

“學習班”就設在一間狹窄,四周是縫紉機、布匹及衣架的小房間,這是陳氏紅詩老師的為生工具。這裡的教學工具是一本破了書脊的教科書,有幾本收集回來的練習簿和幾枝筆。在外面世界的民眾為謀生而忙碌,魚肉的腥味從鄰近街市散發過來,但孩子們全神貫注書本上的生字,像發現新事物一樣。就這樣,陳氏紅詩老師的學習班讓那些貧困的孩子們認識了字母,讓他們在將來的謀生路上減少部分困難。

儘管陳氏紅詩老師已經“失業”了很長時間,但她還是當地人民心目中的一名好老師。 她出生於1973年,畢業於藩朗師範高專院校。畢業後,她在藩切市德勝坊德勝小學任教3年。2005年,她結婚並跟隨丈夫到本市居住。由於種種原因,她離開教室與講台,另謀生計。她成為一名裁縫匠,在賺錢之餘可以照顧丈夫和孩子。

陳氏紅詩老師的家境屬於邊緣貧困戶,租房子住,她的丈夫當酒店人員,但她的孩子們都受到良好照料和學習。她的長女目前讀高三,儘管她的家境不佳,沒有錢上補習課,但她每年都考取到優秀生的稱號。

由於陳氏紅詩老師出身是教師,所以她總是關心沒有像許多同齡孩子一樣獲得上學,而要與父母四處奔波謀生的貧困少兒。她的婆婆黎氏貝知道其媳婦仍然很依戀著教育事業,因此鼓勵了那些負擔不起孩子學費的家庭,讓適齡的孩子參加由她媳婦在裁縫店裡開辦的溫情班。陳氏紅詩老師直接負責授課。黎氏貝大娘就充當保姆幫助照顧孩子們。

陳氏紅詩老師告知:“這是阿青,已經6歲了。她一家人住在一間出租房中,其父的一隻胳膊殘廢,母親則撿拾破舊謀生。以前,祖母照顧他們,現在祖母已經去世了。每天,她的父母要去收集垃圾,人們經常看到她在小巷裡四處流浪。”看到她的可憐狀況,且已經到了學齡,但是不能上學,所以她和婆婆去她家裡勸說其父母把她送到學習班上課。

陳氏紅詩老師繼續講述其學生們的處境:“這些孩子叫阿福、阿璿、阿明和阿詩。他們4個是親兄弟姐妹,最小的正在讀一年級。孩子的處境非常困難,父母離婚。她的母親另有自己的家庭,所以只能撫養最小的孩子,而阿詩的4個兄弟姐妹必須寄給修女照顧。因此,當他們的母親知道陳氏紅詩老師那裡開學習班時,便要求讓孩子們學習。阿明和阿福經常逃課,很多時候陳氏紅詩老師和黎氏貝大娘不得不去找他們,因為她們擔心孩子去玩時會被壞人引誘。

這個學習班的學生是在特殊環境下成長,有的父母離婚,有的沾染社會弊端,甚至經常目睹父母打架。因此,孩子們多多少少都受到了影響,不喜歡上學,常常逃學。為了說服孩子們讀書並願意上課,陳氏紅詩老師和黎氏貝大娘必須想出很多方法。來上學的,陳氏紅詩老師給學生吃餅乾和糖果,甚至黎氏貝大娘還給學生們煮了米飯吃。最初,孩子們到來上課時為了肚子飽,後來成了習慣,肯聽課,聽、說、讀、寫和做算術樣樣通。

漸漸地,好聲遠傳,無論任何時間,孩子們都跑到了陳氏紅詩老師的家中問課。甚至後來,許多孩子長大,有機會上學校,仍然回來找陳氏紅詩老師補習。

天黑了,街市散了。在一個約20平方米的小房間裡,周圍堆積的布匹,有6個臉上沾滿了污垢孩子,他們輪流用手翻閱舊教科書。坐在孩子旁邊的是兩名女人,一位年長的和一位年輕的。年輕的婦女拿著針線為襯衣上鈕扣,她偶爾會停下手上的工作,抬起頭來,聆聽著孩子們朗朗讀書聲◆

清 玄

相關閱讀